4887王中王鉄算+盘开奖结果小说,香港开奖结果2020+开奖记录葡京

日落日出第十二章:秦灭韩丶赵丶魏之役(下)一宠

第十二章 秦灭韩、赵、魏之役(下)


且说秦王政再遣王翦、杨端和分两路伐赵,李牧亦屯大军于邯郸西南面的灰泉山,依山塞厄,连营数十里,以御秦军。王翦、杨端和两路兵马俱不敢轻进。


秦王政得知此报,召王敖议。


王敖曰:“李牧乃北边名将,匈奴闻其名不敢犯边数岁。今其来御秦军,我未易取胜。”


秦王政曰:“卿可有计?”


王敖曰:“臣已有计。臣请赴王翦军中。”


秦王政曰:” 寡人准卿便宜行事。”


王敖于是来到灰泉山前线王翦的军中,王敖与王翦言曰:“将军请且与李牧通和,遣使往来,但勿定约。某去邯郸,便可有计除去李牧。”


王翦诺,便派人赴赵营与李牧讲和。李牧不知是计,便也派人过来秦营与王翦回谈。在王、李二将之使往来之际,王敖便赴赵邯郸来见郭开。二人相见,王敖言郭开曰:“李牧今在军前与王翦私自讲和,约破赵之后,分王代郡。君请以此言言于赵王,换去李牧,便是大功!”


郭开此时心中只有秦,无有赵,便依王敖之言,密奏赵王,言李牧与王翦私自通和,意欲分王代郡。


赵王迁大惊,即密遣亲信来到灰泉山赵丶秦军前往察其情,果然看见李牧与王翦亙有信使往来。


密使回报赵王迁,赵王迁急召郭开曰:“李牧果有二心,奈何?”


郭开曰:“赵葱、颜聚见在李牧军中,大王可遣使持节,只说大王要拜李牧为相,命赵葱代李牧为将,替回李牧便妥。”


赵王迁听之,便遣司马袁尚持节到灰泉山李牧军中,向李牧宣赵王之命。


李牧伏拜听完诏令,起谓袁尚曰:“今两军对垒,国家安危悬于一将。虽有王命,我不敢从!”


司马袁尚把李牧叫到帐外,言李牧曰:“郭开谮将军欲反,赵王听其言,是以来召。言拜相者,实欺将军也。”


李牧愤忿曰:“郭开国贼,始谮廉颇,今复谮吾。吾今提兵入阙,诛除此贼,然后御秦可也!”


司马袁尚曰:“将军提兵入阙,知者以为忠,不知者以为叛。以将军之才,随处可立功名,何须必曰赵国?”


李牧默然良久,仰天叹曰:“吾尝恨乐毅、廉颇为赵将不终,不意今日乃及自己!”顷之李牧又曰:“赵葱不足代将,吾不可予印授之。”


是夜,李牧将大将军印悬于帅堂,微服遁去。赵葱帅堂取印,恨李牧不肯授印,遂遣亲信追拿李牧。在一个旅店里,赵葱亲信追到了卧睡在榻的李牧,当即缚而斩之,割李牧首级回营复命。可怜名将李牧,竟死于如此。


代郡之兵素服李牧,闻其被害,不胜愤怒,一夜之间数万代兵尽皆奔归代地去了。


王翦、杨端和闻赵葱代将,而李牧死,即约期并进。赵葱、颜聚分兵来战,倶大败,营垒尽失,赵葱并阵亡。颜聚领败兵奔回邯郸,秦军跟随追击围了邯郸。


秦王政闻报秦军大胜并且围了邯郸,即亲率一军来到邯郸城下督战。


赵王迁闻败大惧,又见秦王政亲至城下督战,愈恐,便欲遣使往燕、魏两国求救。


郭开言赵王迁曰:“燕、魏自保不暇,何能相救?不如效韩王降秦,军民可免屠戮,而大王亦不失公侯之封。”


赵王此时恐惧,便命郭开来写降书。


赵王迁之兄公子嘉闻听赵王迁欲降,急奔王宫来谏曰:“先王以宗庙社稷传于王,岂可轻弃?臣愿与颜聚效死守城,万一城破,代郡数百里,人民数十万,尚可为国,奈何便降?”


郭开曰:“城破则大王为虏,何能至代?”


公子嘉大怒,拔剑欲斩郭开曰:“误国贼臣,尚敢多言!”一一赵王止之。


在此不定之际,秦将李信又引兵三万到来,日夜攻打邯郸甚急。


赵王迁忧,一夜数惊。郭开奏曰:“公子嘉、颜聚辈不足恃也,愿大王自断于心,城破则迟矣!”


赵王惧,听郭开,命竖起白旗,开城西门出降。


公子嘉闻赵王降,泣而拜别祖庙,与颜聚保赵氏宗族数百人出城北门奔代地去了。


秦王政受赵王迁之降,入赵王宫;当时和氏璧尚在赵国,赵王迁伏献和氏璧及赵国地图与户籍予秦,秦王政坐而受之。当时在场的赵国廷臣掩面流涕者众。


秦王政置赵地为秦巨鹿郡,封郭开为上卿,居赵王迁于今湖北的房陵,废为庶人。赵王迁悔,方悟郭开卖国。


房陵荒僻,周围仅得十几户人家,赵王迁望故乡千里,备感凄凉,自已作歌曰:


房山为宫兮,沮水为浆;


不闻调琴奏瑟兮,惟闻流水之汤汤;


水之无情兮,犹能自致于汉江;


嗟余万乘之主兮,徒梦怀乎故乡!


夫谁使余及此兮?乃谗言之孔张!


良臣淹没兮,社稷沦亡;


余听不聪兮!敢怨秦王?


赵王迁流居房陵,郁郁自悲不得开颜,一年而薨。


郭开亦未得好死,他是山东金坛人,因积金太多,便向秦王政请假送金返乡。秦王政笑而允之。途中,郭开遇盗被杀,金亦全失。


秦灭赵国是在秦王政十九年,即灭韩的第二年。二年之后,秦王政命大将王贲率军十万伐魏。


魏国的都城在今河南开封,开封的西北有两条河,一曰汴水,一曰黄河;王贲领军伐魏之时,正值春天雨季。王贲察看地势,决定水攻。他率领军士于开封的西北开渠,筑堤壅其下流,引二河之水来淹开封。秦军冒雨兴工,渠成而大雨一连十日不止。王贲遂命决堤引水来灌开封。水势浩大,开封城墙被浸,多处倒塌。秦军乘势进攻,开封城破,魏王被虏。王贲把魏王及其宫属俱用囚车押往咸阳,途中魏王病死,魏国遂亡。秦王政置魏地为三川郡。至此,地居中原的韩、赵、魏三国,俱被消灭,此时是秦王政二十二年。


(本章完)
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